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浪迹天涯,无路可陶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写万篇博

 
 
 

日志

 
 
关于我

生于70年代末 混在21世纪初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童年之二  

2009-02-25 23:49: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童年之二

我的老师们

陈老师无疑是安村小学建校以来,成绩最大的一个老师,她当我们班的班主任,是我们一大幸事。

今年春节,我到陈老师家,她跟我说起的一件事,让我分外感动。

因为我们村当时一直没人考上大学,也一直没人考上岭中,村干部十分着急。新学校刚建成,村支书陶正纯、村长潘春法、会计潘友土就来到学校办公室,跟当时的4位老师陈法松、徐顺友、陈佐芳、潘岳花谈话。

支书说:“到目前为止,安村还没有一个人考上大学。村里孩子读书是不大好,但不可能人人都是傻瓜。你们一定要加把劲,争取有一两个学生考上岭中,这样将来就有机会考大学。他们工作后,就会对安村以后的发展有帮助。 要让安村富起来、强起来,首先要靠你们老师。”

当时一位老师不以为然,对村长春法说:“不是我们不好好教,没用的。就像自来水,我们这边有水,你们家住的高,就冲不上去。”

村长听了,回应道:“正因为自来水不足,高的地方才冲不上去。”言外之意就是,不是学生笨,而是老师不够好,才没有人考上岭中。

陈老师在我印象中,最大的特点是不偏心:对我这样的学生不会特殊照顾,反而经常鼓励读书最差的同学。在小学里,一般读书好的,都当班长,因为我太害羞,陈老师就让我当学习委员,让读书不好、但在同学中很有威信的潘东武当班长。从此,学习委员的头衔,就一直与我如影随形,一直到初中毕业。我们班有个叫潘荣良的同学,人很聪明,就是读不进书,考试几乎没有及格过,有时还会得零分。陈老师便经常提及他人聪明这点,说只要用功,读书肯定会好起来。

大概到了三年级的时候,各种竞赛就多了起来。陈老师就经常带着我,到乡里参加作文、数学、珠算等竞赛。她的娘家就在少妃,因此我那时经常有机会去那里。今年春节又在陈老师家见到她的父母,二老已经80多岁,到现在还记得我,我也感觉十分亲切。

我这个人可能不大适合参加竞赛,虽然统考可以拿乡里第一,但竞赛好像没拿过一等奖(上了初中也一样),基本都是二等、三等。记得有一次作文竞赛,有一道阅读题,是一个童话,主角是种子。后面的一个问题是,种子的种怎么读。我明明知道是第三声,但想着既然是童话,或许不一样,所以回答是第四声。就这样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了。五年级的时候一次参加数学竞赛,最后一道题是:一个三角形减去一只角,还剩下多少度,我又一次把问题复杂化,回答360度或180度。

小学五年,我最好的竞赛成绩,是得过县里的作文竞赛三等奖和区里的珠算竞赛二等奖,别的奖项,好像都是乡里的了。这样的成绩,对一个农村小学还过得去,但相比我自己的成绩,就算不得理想了,因为后来的升学考试,我考了195分,是全县的第一名。可惜小学升初中是没人宣传的,不然也不至于到现在,整个武义也没几个人知道我的大名:)

那时我比较得意的,是听到乡广播里播我的名字。播音员的声音很好听,后来宣武乡并到新宅镇,就再也没不到了。通常是通知什么小学的谁谁第二天到乡里参加什么竞赛,但有一次另外,广播里居然播学年乡里统考的名次,我的名字是第一个念到的。好像就是这一次,我在大莱村的大姨听到了广播,很开心的对邻居说,刚才广播里说的那个,是我的外孙。后来我听大姨说起这件事,心里很受用。我外公7个儿女,那么多外孙、外孙女,之前没一个读书好的。大姨经常教育她的孙辈说,你们读书要像谁谁那样,还经常说,外婆真有福气,有这么聪明的一个外孙。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后来大姨的一个孙女,读书真超过了我,如今已经在意大利读博士了:)

当年还流行到外地春游。五年时间,我们先后去过兰溪地下长河、永康方岩等地方。早年还组织过一次爬山,老师事先把纸条藏在爬山的路上,发现有奖。

 

 

作文

到了四年级,原来的校长陈法松调走,大莱调来的洪章升调老师当校长,教我们数学,陈佐芳教语文。其实他们的强项刚好相反,反正才四年级,就这样换一下,权当实验。到五年级的时候,尹云海老师也从大莱调到安村,教我们数学,陈佐芳则调大莱去带毕业班。

很多年后,我听到一种说法,说是我们班成绩太好,很多外校的老师,都想调来做我们的老师。这是有些说服力的。因为洪老师来的时候,大莱的李洪波插班到了我们班里。尹老师来的时候,又把大莱的蓝群兰带了过来。一年后,我们参加升学考试,全班35人,14个考上了岭中,重点率40%。整个新宅区的几十所小学,我们估计都是第一。

洪老师和尹老师虽则有看我们班底子好过来的嫌疑,但他们两位,无疑也是好老师。后来有那么好的成绩,他们也是有大贡献的,当然前提是陈老师已经把底子打的很好,外加还有我这样天才式的学生和一大批好学的女生们。

先简短的说说尹老师。尹老师的妻子很早就过世,他特别偏爱女孩子。而我们班里,除了我这个排名第一的男生,读书好的几乎全是女生。因此就有一堆人围在他的周围,比如后来考上浙江工业大学的潘超英啊、后来考上河海大学的邱美琴等等,尹老师也乐得辅导他们做些数学竞赛的题目,自己的作文选,也经常借给他们看。而我是游离在他们之外的,谁让我从小就是个自由主义者呢:)

洪老师上语文,我的作文在他手上,又有了提高。之前写作文,我有时会让爷爷改改,比如一篇写过年的,写怎么放爆竹的过程,爷爷帮我加上过“跃上天空”这样的话。

洪老师教语文时,我有一篇文章是写安村修水库的,我的口气之大,足可与现在写《迪士尼落沪》相比。记得文章有这样的句子:县委书记黄友源到安村考察后曾经说过:安村什么都好,就是水不好。只要把水库修好了,安村就什么都好了。在农村,别说小学生,一般村干部、老师都不知道县委书记是谁。像我这样的写实派,除了有时跟着作文选,小红、小强的编名字,或者编些拾金不昧的故事,碰上写自己村的大事,我当然不会胡写,因为我爷爷订的武义报(后来改成武义日报),我是经常看的;家里的广播,我是天天听的。我知道外面的事情,自然比一般人多。

十多年后,我到洪老师家拜年,洪老师也提起当年我写作文,比较大气。小学临毕业的时候,洪老师曾经给我一份厚厚的稿纸,让我把自己写的作文抄一份给他。遗憾的是,洪老师后来把这本集子丢了,1997年我家拆房子的时候,我的那些旧书、旧本子,也都卖了,以前的作文、日记遂烟消云散。要不然,以后我出文集的时候,兴许能抄录几篇小学时的作文,实在不行,也可以编本小学生作文选,卖给21世纪的的孩子们看;再次的话,给小外甥当范文也成啊。

 

上小学的时候,我就开始背成语字典,因此我的作文里成语用的特别多。当然我没有王安石、茅盾那样过目不忘的本领,但哀兵必胜、哀鸿遍野、爱屋及乌这些成语,却是背的滚瓜烂熟的)。作文选上看到的词句,我也经常拿来为己所用,比如“激烈的竞争、严峻的挑战”我就用了好几次。此外,我还学习鲁迅的课文《在仙台》的笔法,鲁迅写文章,喜欢用“便”字代“就”字,用“颇”字代“很”字,我便也模仿,居然颇有几分相似:)

以后上初一的时候,学了《藤野先生》,我又模仿一次,就写回忆洪老师的文章。当时的何国军老师,给了这篇作文98分(以后最高只有95分)。这文章我自己也感觉写得不错,很有些鲁迅之风,含蓄而深情。

日后我在《西安晚报》当记者,动辄省委书记如何如何、市长如何如何,加上我的名字不像刚学校毕业的,据说竞争对上《华商报》里,很多人以为我是个中年男子。

这里还要提及一点,受课文《三味书屋》的影响,当时流行在课桌上划一个“早”字,很多男生为了表示男女有别,喜欢在课桌中间划一条线,警告彼此不要越过。我可能从小就知道要爱护公物的道理,因此这些事情都没有做过:)

当时还有一篇作文印象很深刻。那时刚学了列夫托尔斯泰的课文《穷人》,要写一篇后续什么的。班里读书不错的潘武琴,写了好几页作文纸(一般一篇作文3页就够长了),我不服气,也拼命把文章写长,估计写了一两千字,总算没被落下。

不过说回来,我作文写的不错,内心是极怕写作文、日记的。每次布置作文,我总是在最后时刻才能写好。暑假作业如果要写10篇日记,我也肯定会憋到最后一个星期才开始动笔。我比较喜欢的是背课文,这是上学很重要一门功课,上一课背一课。早上学校里书声琅琅,不就是为了背课文么。我记性好,理解能力也不错,课文就比谁都得背的早。那么读它几遍,自己扣上书默背一次,感觉有底了,就到讲台前把书交给老师。要是一字不差,老师就在这篇课文的题目边上,写下大大的一个“背”字。一本书都写满背字,就表示这学期快结束了。

我爱学习是真心的,父母从来不会督促我,全靠自己自觉。以致有天晚上我发生梦游,起床背起书包就要去上学,老妈赶紧在我拉开房门前,一把将我拉回了被窝。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