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浪迹天涯,无路可陶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写万篇博

 
 
 

日志

 
 
关于我

生于70年代末 混在21世纪初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刁民外传之一  

2010-02-21 22:40: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武义刁民”外传之项增荣

为尊者讳,本文不会出现任何官员名字,对“腐败”内容亦避而不谈,希望网监不要妄开杀戒。

 

项增荣个人情况:男,汉族,1947年10月24日出生,住武义县白洋街道明招路香山小区。现任壶山街道齐心村村长。

 

武义网友评论:

1.反腐不行上访行,大家以后上访先找老项带头哦!

2.据说领导见了他都要有礼貌,牛人哦。

3.项增荣差不多就是武义的上访头子……好多要去北京上访的都要向他讨教经验,甚至亲自带他们去的……武义的领导何止是对他很礼貌?过年过节都要去拜访过的。

 

在武义官员眼中,项增荣绝对是知名度最高的一个刁民。每次看到老项露面,县政府的门卫不会阻拦不说,很多认识他的官员,都会窃窃私语:刘罗锅又来了。

有人怕见到他,有人则把他当成一个活宝,等着看他在县府闹笑话。

刘罗锅到县府,县府一般就没得安宁了。哪怕书记、县长办公室,他都敢直接敲门,据说有时甚至直接就是踢去。碰到态度不好的官员,老项会直接拍桌子,颇有些目中无人。名气大了之后,还经常有人给他写信,举报相关内容。老项也把自己当成了民间信访局,每天激情澎湃,“替天行道”。老项的家底,也还殷实,足够支撑他一系列堂吉诃德式的举动。

老项大字不识,但讲话颇有水平,记性也十分了得。据老项说,他关于武义集资案的实名举报内容,就是在县政府无意中听来的。可惜老项不识字,不然,县领导的手机上,就能经常收到他的短信了——他的一位“同党”,就经常这么干。某次,该同党甚至直接给某书记发短信:做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种红薯。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老项能修炼到今日的程度,还是颇费了番周折的。

 

老项原是个卖水果的,在东升路22号卖了近20年水果。老项的大名开始为人所知,始于2003年的赴京上访。

2003年9月14日,老项和5名壶山街道的上访户一起,带着7个村子的举报材料,坐上了从武义开往北京的火车。这是他们第一次到北京上访。

第二天下午3点多到北京,六个人刚出北京站,壶山街道两位领导已经等在门口,其中4人当场被成功截访。老项眼尖,跟草马湖的何某带上全部材料,“顺利”走脱。

据说怕自己也被拦截,两人当天就将一大堆材料袋,邮寄到中纪委,包括信封一共用了74元。然后赶到中纪委附近,找了家宾馆住下。

当晚,老项就接到街道领导电话,问明天有何活动。老项明修栈道:“明天去长城玩,等你们回去再上访。”

街道领导信以为真,第二天就带上4个上访户,去长城旅游。老项则跑到国家信访局,然后按信访局的指示,两天时间跑遍中纪委、最高检、公安部和国土资源部。拿到4个部门的回复后,老项坐火车到了杭州。

因为老项越级上访,在省国土资源厅,一位处长大骂:你有这么大本事,告到联合国去好了。老项听了火大,“据理力争”,大说 “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权上访”、 “家丑不可外扬”之类,还声称要找厅长理论。国土资源厅的人拗不过他,收下材料,让他去金华市国土资源局。金华局则让他等候武义局的答复。

第一次赴京上访,最后还是回到了武义,事情没得到实质解决,却让武义的官员十分被动。

回武义后,老项先被叫到街道问话。大概一周后,县里几位领导又找到他的水果摊做工作。项表示:不解决还要继续上访。

2004年2月7日,正月十七,老项因涉嫌扰乱社会秩序被刑拘,不过待遇蛮好,就问了一次话。之后又在某处监视居住8天,整天有吃有喝。在写下一个保证书后,老项重获自由。老项不识字,就叫人帮忙写上:我保证不上访,你们贪官越贪越多。

让老项郁闷的是,被拘留和监视居住期间,正赶上他家乔迁新居和女儿出嫁,两件大事,他全没赶上。

老项上访上出了味道,当年六月,他又跟星光村几位村民再次到北京上访。此后,他又到北京上访一次。

让老项没有想到的是,因为敢于碰硬,并帮村里争回了几十万元款项,2005年,他这个大字不识的老人,居然被村民选上,当起了齐心村村长,2008年改选,老项又再度当选。

据说就职典礼上,老项当着街道领导说:我当了村长,是不会给你们送礼的,让领导颇为尴尬。

2007年1月17日,武义县公安局下发(2007)赔字第001号《赔偿决定书》:对项增荣被武义县公安局刑事拘留三十天的人身自由权支付赔偿金人民币1914.9元。

 

 

   

在“扳倒”原齐心村一位大佬后,老项本人的举报,就告一段落了。他这些年忙活的,基本都是与己无关的事情。老项本人也以民间信访局长自居,他甚至联合武义许多民间人士,给有关部门打报告,要成立“民间反腐败协会”。

老项的家中,堆满了各种举报材料。这些材料都是通过各种渠道,汇集到他这里的:有关于地产大鳄违法用地的、国有企业改制资产流失的、领导干部参与赌博的,甚至还有“乱搞有妇之夫男女关系”的。

许多举报人,跟老项其实素不相识,只是听闻有这么一位“名人”,就放心把材料邮寄给他。其中一封署名“恕不具名”的来信写道:项增荣先生,你好!久闻你拥护党的反腐倡廉而被打击不屈不挠的义勇精神,凡对腐败权力深恶痛绝的老百姓没有不佩服你的。有一腐败事项,能不能请你向各级党纪委反映,查明事实。(以下从略)

     2006年9月,一封寄给老项 匿名信写道:尊敬的项增荣同志,我是武义的一名生意人,久闻你是反腐败斗士,正义的化身,令人敬佩!现向你反映一件典型的腐败案件。(以下从略)

2007年2月,署名“相信你的人”写道:项增荣同志,久闻大名,现将县政府会议纪要寄给你。(以下从略)

……

经过多年的口口相传,老项在武义民间已经颇有知名度。尤其他在天涯网等论坛上公布自己的地址和手机后,更方便了别人跟他联系。不少媒体看到他挂在网上的举报材料,纷纷跟他联系,但很多记者到了武义,要么向被举报单位推销报纸、书籍,要么刊登广告,这么多年下来,只有一家知名度一般的报纸,刊登过两次老项的举报内容。

尽管“收效甚微”,但老项依旧乐此不疲。几年间,他接到过3次恐吓电话,家人也一再劝他少管别人的闲事,但老项不为所动。

据老项说,曾经有记者“关照”过县领导,如果老项出了问题,要找你们是问。虽然有领导对老项的做法暴跳如雷,当面责任他“你到底想干什么”,但老项扛着拥护中央、打击腐败的大旗,自己生活也十分检点,政府似乎也拿他没有办法。老项也不接受招安,按他的说法,既然做了这么多事,只有一条路走到底。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44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